保定演出服交流中心

诸星大二郎的世界

恶棍笔录2020-01-11 13:14:31

诸星大二郎《マッドメンの世界》到圣地巴布亚新几内亚取材,右边那个是诸星,不是左边


诸星大二郎曾提到过一件有趣的,有次他前往碟片店,突然听到有人喊了句诸星你终于来了”,他四处张望却看不见人,吓了一跳,准备离开,这时又听见有人说“诸星你要去哪里”。最后他才发现原来是店里在放《福星小子》的剧场版,当时正是里面的面堂终太郎在喊主角诸星当。(ps:高桥留美子在《福星小子》里为主角取的姓氏其实正是来源于诸星大二郎)


诸星大二郎在国内的知名度不高,其作品也很少被引进到国内,就连汉化的作品也寥寥无几,而同为sf漫画家并与他私交不错的星野之宣却有着相当数量的中文版作品。二人曾在星野的《大和之火》连载开始时的谈话计划中首次见面,当时星野去往东京,来到了诸星的家里,他说:“当看到在书架上摆放着和自己所拥有的一样的书籍时,我苦笑了一下。”我觉得星野多半是心里暗爽了一番。


诸星大二郎创作力惊人,获得的奖项也不少,比如手塚赏、日本漫画家协会赏优秀赏、手冢治虫文化大赏等等等等。1974年诸星大二郎便以《生物都市》获得第七届手冢赏入选,该作受到手冢治虫与筒井康隆等评审一致称赞。在某次与诸星大二郎及星野之宣三人面谈之时,手冢治虫对诸星大二郎说道,“我唯独不能描绘诸星先生的画”。这句话造成的影响便是,此后大部分对诸星大二郎的介绍中,“我唯独不能描绘诸星先生的画”总会冷不丁冒出来一下,就像现在冷不丁在你眼前冒出来一样。


诸星大二郎《生物都市》


但至少,与宫崎骏在漫画创作时饱受手冢治虫“阴影”的无形摧残不同,诸星大二郎则在手冢治虫的“阴影”下走出了另一条道路,他的漫画世界只属于诸星大二郎本人,而这个世界同样吸引着宫崎骏。宫崎骏在《出发点 1979-1996》中对于诸星不吝溢美之词:“对于人民的描写——要有如诸星大二郎般的力量和对事物的见解”(P412)、“....相比起来,看了诸星大二郎的《失乐园》结尾,我觉得他能很好地理解风景与人之间的关系。”(p474)......宫崎骏的动画作品也受到了诸星的影响,比如《风之谷》里“王虫”的概念,《天空之城》里最后用来毁灭天空之城的咒语等等。宫崎骏曾在一次访谈中提过,他曾想让诸星来执笔《风之谷》的漫画版。


诸星大二郎《暗黑神话》(其动画改编版可在b站观看,有字幕,由望月智充执导)


诸星大二郎最负盛名的作品当属《西游妖猿传》,其主要作品还包括《暗黑神话》、《孔子暗黑传》(...好想看...)、《诸怪志异》、《书签和纸鱼子系列》等等,不过这次我想推荐不是上面提过的作品,为啥?因为我都没看过,不懂日语嘛,所以只能推荐有汉化的作品,而目前汉化的诸星作品当中,我最为喜欢的还是他的《私家版鸟类图谱》(又译作《空想鸟类物语》)以及《私家版鱼类图谱》。


诸星大二郎《西游妖猿传》


这两本短篇集,《私家版鸟类图谱》于2003年出版,《私家版鱼类图谱》于2007年出版,彼时诸星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他先后选择“鸟”以及“鱼”作为命题,在《私家版鸟类图谱》后记里,诸星写到:“平时我创作时,并不会特别专注于某个主题或领域,但太过自由,反而找不出焦点所在。或许有了某种程度的限制,反而比较容易画。所以,我决定要以‘鸟’为主题,来画一系列的故事。绕着这个主题,不论是恐怖、科幻、古代史性质的题材都可以,想到什么就画什么。”


而在《私家版鱼类图谱》的后记当中,诸星又有这样一段话:“我仔细考虑神话上的鱼(水中生物)看看,首先想起来的是像人鱼和海魔女一样的怪物。然后是吞噬像约拿和匹诺曹的故事一样的人的巨鱼,或者是将世界驮在背上的巨龟,世界的原始形象......然后最好还有,就像被称为一切生命从大海发端,还像人在出生前浸在胎内的羊水中一样,生命之源的形象......。灵魂变成飞走的鸟被作为死的形象,而鱼被作为生的形象,有神话学者做了如上阐述。”


虽然诸星接下来又说自己并不是一边考虑这种复杂的事一边画着漫画,但在《私家版鸟类图谱》每个短篇里,“鸟”确实较多地作为“死亡”的符号而出现,或者也与“死亡”存在联系。


《鸟侦探史力巴》看似是一个轻松诙谐的短篇,里面不时出现的谋杀案件的凶手(都是鸟)都在史力巴的突如其来的睡意下得以逃脱;《鹏的坠落》故事最后,不听女娲提醒而造出邪恶人类的大鹫少昊被人类用箭射死;《飞入塔中之鸟》里的“虚空”之中,栖息着被塔中人唾弃的人面鸟身兽(简称“鸟人”);《本牟智和气》的最后旁白当中,诸星更是直接道出:古代人相信人的灵魂是鸟的形状;《我看到鸟》的故事里,两个小孩因为“神秘大鸟”发现了死尸;哪怕是看似最具希望的短篇《卖鸟人》(在一个从未有人见过鸟的地下世界,主角一行和卖鸟人最后将唯一一只鸟放飞,它从管道飞向了天空),那放飞的鸟是只乌鸦,而乌鸦一直以来都被视作死亡的象征,就连故事里从未见过鸟的富豪都厌恶它的叫声。


诸星大二郎《私家版鸟类图谱》韩版


但我无法将《私家版鱼类图谱》里的每个短篇与“生”想联系,每个短篇之间唯一互有联系或许只是“鱼”而已。


“鱼”可能是《深海人鱼姬》在深海里向往陆地的并最后如愿以偿的美人鱼,而她在《回到深海》的故事里又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回到故乡;“鱼”也可能是《鲛人》里新月之夜狂暴的鱼以及一生只流一次泪的鲛人;“鱼”还可能是《鱼来了》当中那个在从未见过鱼的地下世界里孩子们喜欢的鱼类玩具以及最后孩子们偶然间看见的一跃而起的巨鱼;“鱼”也可能是《做鱼之梦的男人》里不断压抑的男人的自我幻想;“鱼”可能是《鱼学校》里教导人类学生的鱼老师们;“鱼”还可能是《材鳗》里不断收集材料并带着标志性手冢治虫贝雷帽的鳗鱼。


诸星大二郎《私家版鱼类图谱》


围绕“鸟”或者“鱼”,诸星的故事取材于神话和历史,任意跳跃时空,往返现实与幻想。这些故事常让我想到生长于南美大陆土壤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而魔幻现实主义从未远离过“现实”(“现实主义”往往是其核心)。同样哪怕诸星冠以“鸟类”、“鱼类”之名,他的故事还是讲述着自古以来人们都在讲述的人的故事,而不是某些“意识流”作品的故弄玄虚,也不是某些作品着力追求的“形式主义”,正因如此,诸星大二郎的作品有着世界性的部分,而这世界性的部分难道不应是将其作品引进国内的缘由吗?


这两部短篇集自然是独一无二的,但重看的时候,总觉得诸星大二郎对于漫画的处理格外老道,这种老道是经验丰富,是技艺精湛,但另一方面来说,当创作者经验老道时可能就会不自觉地依赖于经验。但诸星大二郎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还能有这样的创作力是让人敬佩的,这种创作力也许来源于“野心”,同时也可能是“自我满足”:“...只要想到《鸟类图谱》和《鱼类图谱》,两本全都摆在书架上的话就感觉很爽吧。这之后,我并没有做《昆虫图谱》、《动物图谱》的干劲。不管怎样,鸟类和鱼类二者全都像无意中做到了始终如一,同时让我自我满足,就此搁笔吧。”


—— 世界杯揭幕战,适合啤酒加炸鸡 ——


漫画笔录回顾

高野文子 | 日常里的视角与瞬间

吾妻日出夫|漫画家失踪之旅

松本大洋 |孤独的故事从儿时说起

二阶堂正宏 | 搞笑的最高级是...

冈崎京子 | 所有人的平凡战场

高野文子 |“与你同在,虽死不悔”

鱼喃桐子| 都市独立女性的二三事




Copyright © 保定演出服交流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