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演出服交流中心

为赫本画了300多条裙子,定义了女神之美的纪梵希,离开后带走了一个时代

新民周刊2020-01-11 10:29:23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飞乐鸟(ID:feileniao)


纪梵希,或者斯蒂芬·霍金

感谢那些有力量的、伟大的人曾经来过

R.I.P



清晨空无一人的纽约街头

《Moon River》的音乐响起

一个身着黑裙的妙龄女子款款而来


蒂凡尼橱窗里是满眼的珠光宝气

她却只能流连于窗外吃完手中的早餐



电影《蒂凡尼的早餐》的第一个镜头

让所有人记住了这个优雅而寂寥的身影

奥黛丽·赫本因此获得了奥斯卡提名

那袭“小黑裙”也成为了不可复刻的经典


但收获了无数赞誉的赫本却说:

“是纪梵希创造了我”


纪梵希是谁?

“它”不只是年轻姑娘迷恋的小羊皮

或是说相声的郭大爷胸前的大logo


而是“纪梵希”这个品牌的创始人

休伯特·德·纪梵希

Hubert de GIVENCHY


2018年3月10日

91岁高龄的他在巴黎溘然长逝

让全世界都为一个时代的终结而默哀


1927年2月21日

纪梵希出生于法国的一个艺术世家

10岁时被巴黎博览会的服装展震撼后

他就打定主意要当一名时装设计师


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

他开始在艺术院校学习服装设计

25岁,他拒绝了Dior的工作邀约

决心建立自己的品牌工作室

“我到了 Georges V 大街,搭上时装屋的电梯,进入到这个被模特、时装以及面料香气环绕的绝妙世界。”


就在同一年

他在巴黎推出了个人的作品发表会

用超凡的才华惊艳了在场所有的人


从此以后,才华横溢的纪梵希

在时装艺术的道路上一往无前

为世人留下了无数经典的作品

纪梵希的手稿与作品


他曾服务于皇室

为王妃和名媛们量体裁衣

甚至还曾手握肯尼迪家族

每个女性的服装尺码

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

前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


但他也为普通的女孩子设计服装

鼓励她们穿出属于自己的风格

纪梵希设计的七分吸烟裤


无论身份地位,他始终认为:

“优雅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


那是工作室成立后的第二年

26岁的纪梵希正忙于新一季的时装周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个自称赫本的女孩想要见他


以为是当时的大明星凯瑟琳·赫本来访

他便兴冲冲地跑去打开了门

没想到门口却站着一个陌生的短发女孩

穿着休闲裤,脸上带着顽皮的笑容


那正是1953年

刚在影坛崭露头角的奥黛丽·赫本

还保留着《罗马假日》里的短发

她正为一部新戏挑选服装设计师


忙碌的纪梵希分身乏术

只能婉言拒绝为她设计戏服的请求

但没想到倔强的赫本却执意

要从他之前设计的旧款里挑几款试穿

赫本试装照


而当赫本试装完成之后

纪梵希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此后他几乎成为了她的专属设计师

《龙凤配》1954

《龙凤配》斩获了奥斯卡最佳服装奖,但因为纪梵希并不是电影的服装设计师,因此名字并没有出现在电影中。


《甜姐儿》1957

《甜姐儿》中由纪梵希设计的每一套衣服,都将赫本的优雅展露无遗。


《蒂凡尼的早餐》1961

除了出场时经典的小黑裙,纪梵希为赫本设计的其他造型也十分惊艳。


《谜中谜》1963

《谜中谜》中的丝巾复古造型,就算放到现在也毫不过时。


《巴黎假期》1964

《巴黎假期》里的绿色套裙,用鲜艳明亮的色彩让人眼前一亮。


初见的那一年

纪梵希26岁,赫本24岁

在不怎么愉快会面中却诞生了

伴随两人一生的真挚友谊


他们不是亲人,更不是恋人

却因为比爱情更长久的亲密关系

而在事业和生活中相互成就


纪梵希包办了赫本80%的服装造型

让她在每一个重要的场合都艳光四射

甚至包括在她迈向婚姻殿堂的每一步里


而赫本在银幕和杂志上的每一次亮相

都成了鲜活生动的纪梵希“活广告”

“奥黛丽·赫本式晚礼服”也因此

一直是纪梵希服饰的象征与标志


直到年华老去,两鬓斑白

两个老朋友还能肩并肩

在塞纳河畔漫步谈心


1993年,一代女神因癌症逝世

纪梵希在葬礼上为她抬棺

坚定地陪她走完了最后一程


多年后,纪梵希这样感叹道

“我的心,我的笔,我的设计都是跟着奥黛丽走。奥黛丽虽已去世,但我仍然感受到她与我同在。”


在赫本去世后的第三年

纪梵希宣布退休

他的最后一场发布会座无虚席

所有人身穿白色的工作服向他致敬

他在耀目的灯光下走在他们中间

全场欢呼声四起,掌声雷动


但晚年的他其实并没有停止工作

反而一直在创作、画画


甚至还将所有自己亲手为赫本

设计的作品重新绘制、装订成册

取名为“To Audrey With Love”


在2015年BBC的纪录片里

88岁的他依旧口齿清晰精神矍铄

面对镜头,他谈起了自己的一生


幸福的童年、叛逆的少年

以及意气风发的青年,还历历在目

和挚友赫本最后的拥抱

也仿佛发生在几分钟之前


哪怕时光飞逝,岁月如刀

但此生,他已经非常满足了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选择了一个我热爱从事的职业。而我一直认为工作中最幸运的事,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共事。”


57年前,奥黛丽·赫本

在那首《Moon River》中唱到:

无论你向何方,我随你前往

两个流浪者想去看看世界

有如此广阔的世界让我们欣赏

我们在一道彩虹的末端

在那弧线上彼此等待

我那可爱的老朋友 还有月亮河和我


而现在

他和他那可爱的老朋友

终于能在天堂重逢

前往那条“月亮河”畅游了


- THE END -

以上图片资料整理自网络


Copyright © 保定演出服交流中心@2017